我儿子,名字叫莫斯塔,在做天空神的工作。(?)

存戏。

明明与我携带着同样的命运降生、以同样的人生走向终末,竟然就甘愿把自己当做那软弱无能的必须要靠他人喂养才能生活的畜牲了么?…实在是惨不忍睹,或者说您其实已经对自己的皮囊带有满心自豪了?不可入目啊——你那边的亚瑟王不承认你的理由真是显而易见,分明是因为你过于无知、过于愚蠢。
怎么,还是没有自觉吗?您自以为『可爱』的叫声在他人耳里是何等的噪音这件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有趣!原本以为对亚瑟王抱有希望的曾经的我已经是世上顶级的白痴,没想到如此轻易就找到了比过去的我使人厌恶千百倍的家伙呢?我该谢谢您吗——?

异世界的我居然是那么惹人烦的东西,哈。不说亚瑟王,就算是我也绝不会承认的。

————————————↓
我想在tx搞一个旧莫bot(语c号意味),好奇一下会不会有人理我。(..

存戏。

◆レッド・パージ!!!
◆莫德雷德(960)

❌幻想に憑かれたアカを撃て!
                 向执迷幻想的红色射击吧!❌

随着双耳捕捉到那个足以毁灭自身全部希望的回答,无话可说程度的愚蠢、可笑到令人生厌的妄想、憧憬与忠诚与敬爱与白日做梦,皆持反叛之剑将其一气砍杀——不复存在!
那份愚妄真是惨不忍睹、实在是惨不忍睹。曾经想象过的未来景色分崩离析,破碎留下的渣滓击穿心脏、内里储存的不洁之血将良善者的什么狗屁准则全部挤出。世界在瓦解、世界在瓦解、世界已经瓦解,终于彻底明白了魔女[母亲]曾教导的一切。

            [私]
所    『 君は歴史に残る、大犯罪者と!
剩          你将留名历史、与大犯罪者同列!』
唯         [我]
余                      美好的虚梦尽数成为相反的
!       现实,憎恨、憎恨、憎恨憎恨憎恨,
?       对遭受否认的怨怒一同混合成为血红
           色,为不详的赤雷所簇拥——

“我会让您后悔…我会让您恨不得在我还是个胚胎的时候就将我杀死、我会破坏您所爱的一切来让您痛苦——”

君は、じきに喉も焼かれていくだろう?!
    你啊、不久后喉咙就会烧灼起来吧?!

                     “——我的父亲、亚瑟王啊!!”

暴怒。

以世人所不齿的反逆来尽情毁灭!漠视了神明、漠视了世界,仅仅维持表面的贤王模样就足够吸引不少的民众。多么好笑…多么好笑!这就是您爱着的人民、这就是您爱着的不列颠,这就是您奋斗的全部——您不承认我的原因?!
携恶念、挟雷电、无视了炽热尖锐的痛苦,满溢着恨意与狂乱地将早已不再闪耀的克劳伦特[王之剑]挥下。

    ——それは、とても、悲しいじゃないか。
          ——那样的话、岂不是、哀莫大焉。

于此,向我燎燃的罪人骨献上漆黑花环。

说起来西游记原著那边不是说压龙是金银角亲妈吗,这样一看,这俩人其实是两个小狐狸精?(..
刚刚突然想到的事,占tag歉!

金角那边有失误。
但是我管他的呢我就要给真香先生喂饭(......)

旧莫的自戏,我存一下,没了。

——无论如何,都无法忘记。
那样残酷的事实,母亲的哀嚎、断肢、内脏、四溅的使人恶心的东西。就这样,展露在那个孩童的眼前了。行凶者倒是正在兴头上,还在对这具已经发冷的尸体进行着更加过分的破坏。

我也会变成那个样子吗?

…不、不要,我不想……

他躲起来了,从父亲回到家中的第一秒开始他就躲在自己的房间里。这里是绝对安全的地方,爸爸没有钥匙、进不来的,那时他这样想。
现在他不这么想了。
他的父亲无疑是一个发疯了的男人,不、应该只能称之为发疯的「垃圾」吧。那个男人在另一间房间里怒吼着,而他与这位父亲、这个案发现场只有一墙之隔。他想知道妈妈被怎么样了,但是——
——但是,他没有那个胆量。他在自己房间的衣柜里发着抖,不久前妈妈还在尖叫的、现在她为什么这样安静,爸爸把她怎么样了…?

勇者啊超人啊、求求你们……

他不知道还有神这种概念存在,作为一个年仅六岁的孩童能想到的最强的就是这些东西了。他的心脏极其猛烈地跳动着。

…救救我啊。

好可爱 好可爱啊。。。。。。(失神

恋のアトムハート:

印调转发抽奖抽的一对小挂件【耳语